.comment-link {margin-left:.6em;} <$BlogRSDUrl$>

Thursday, August 17, 2006


Kudos to Wang 


我知道才剛用過類似的標題在 Brian Cashman 身上,大家就當作忘記了好了。

王建民昨天在他沒有先發的日子裡丟出了一個漂亮的 4-seamer,把台灣媒體給三振了。故事開始於 Tyler Kepner 在 8/13 這篇專訪 "Yankees’ Wang Finds His Place on the Mound and in the World",裡面提到了一些王建民個人比較隱私的部份,也就是他的親生父母並非養育他長大的父母。

在傳統社會裡,王建民這樣的情況雖然不能說司空見慣,但是也一點都不奇怪。有許多生育不出小孩但是又想要有兒子傳宗接代的夫妻,收養兄弟姊妹的小孩並不是什麼特別的事情。在今天這個世界,甚至有許多人願意收養沒有任何血緣的小孩,自己兄弟的兒子還是真的有血緣關係的。這並不是 New York Times 最早報導出來的,記得去年就已經有台灣媒體報導過了。怎麼會忽然鬧的這麼大,搞到王建民拒絕接受台灣媒體訪問,除了用台灣媒體傳統生態來解釋,恐怕沒有其他的理由。

媒體喜歡把自己說成是第四權,這個說法在台灣其實需要修正,因為我們不是只有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權,而是有疊床架屋的考試和監察兩權。媒體在台灣最多只能算做第六權。這些是從權力分立的角度來看,不同權力之間彼此制衡,任何一個權力不應該獨大而凌駕於其他之上。權力的不平衡容易導致某一權力的誤用甚或濫用。

接下來的問題是,權力制衡是為了什麼?翻開任何一個國家的憲法,我們可以達到最一致的答案是『保障人權』。隱私權是人權的一部份,理當受到保護。所有這些分立制衡的權力是為了讓他們不至於獨大而侵犯到人權,任何一權無限上綱(現在用到這個詞必須努力忍耐才不至於打成無線上網:p)到了侵犯人權的地步都已經超過了他們的界限了。

王建民是公眾人物,不過媒體並沒有以『知的權利』為訴求要求他配合的權力。政府公務員在公務方面的事情不能夠以『隱私權』來拒絕媒體採訪,因為民眾有權利知道他們的稅金是被如何運用,這是公共利益的問題。王建民的情況則不然,他的一舉一動雖受公眾注意但是不影響公共利益,他有權力拒絕媒體訪問。更重要的是,他的親人甚至沒有理由必須受到公眾注意,自然更沒有接受訪問的義務。

台灣媒體品質低落,這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在台灣由於大家一起爛,所以缺乏比較基礎。一出了國,所有的東西就攤在陽光下由大家檢視,孰優孰劣就很清楚。我不知道王建民平常對台灣媒體的感受如何,所以不能幫他說他到底是長期不滿還是僅此單一事件引發。在去年我就批評過台灣的媒體在採訪王建民時鬧的笑話,請見 Dumb and DumberThis is the Rookie and the Yankees Defense 這兩篇。也許還有其他篇提到相關的事情,現在我才發現要找自己以前的 post 其實不容易。

由於王建民的形象不錯,這件事情又來的突然,到目前為止台灣媒體似乎沒有直接的反應,只有一些『外圍人士』的發言做掩護,如裘必勝的蕃薯藤特稿王榮霖的中時部落格文章(連結是從 ppt BBS 抄下來的,我承認我沒有看那篇文章,只看了網友的摘要。點中國時報的連結太對不起我的滑鼠了)。台灣媒體缺乏深度是長久以來就有的事情,記者寫出來的文章往往遠比不上外電直接翻譯,不管質量皆是如此。王建民紅與不紅,與台灣媒體沒有關係,這些台灣媒體工作者似乎搞錯了。他並沒有因為台灣媒體而增加了在美國媒體的曝光度,也不會因為台灣媒體而更受到 Yankees 球迷的喜愛。更不會因為台灣媒體而簽下更大的合約。是台灣媒體在搭王的順風車來賣自己的報紙、廣告,而不是王建民在靠他們。

這讓我想到銀河英雄傳說裡有一段是同盟政府把楊威利從依謝爾倫要塞召回去開特別審查會,想要在楊提督面前展示他們居於上位的優越性。卻在帝國大軍壓境時被迫將楊威利迅速送回前線替他們打退敵人。現在這些台灣媒體就像是收到帝國大軍壓境消息時的審查會委員,終於要面對真正的權力關係,而且首次發現他們是在下位而非握有主導權了。(沒看過銀河英雄傳說?暑假還有兩個多星期,把其他的計畫放下來,這是應該要看的一部小說。)

Yankees 對於媒體一向是採取合作的態度,這是位於世界最大媒體中心多年來累積的經驗,跟媒體交惡對他們沒有益處。我從來沒有聽過他們正面看待球員不對某些特定媒體講話,這些雖然不見得在合約裡規範,但是球團是有權利說話的。今天如果連球團都默許這樣的做法,那麼台灣媒體應該要好好檢討自己,而不是努力的檢討別人了。

Comments:
請問可以引用您「拒看中國時報」的圖示,以及
在自己的blog上引用那篇文章嗎?

我想將那連結以及圖示加在自己另外的無名blog上,所以先來徵詢您的同意。

謝謝。
 
我想我不太對的起我的滑鼠....

Go Yankees!
 
那段把同盟的官員描寫的很有意思,一再用權勢壓迫楊,後者則是完全不為所動

等禿鷹之城要塞殺到伊謝爾倫回廊的情報傳來時,那種「嚇到要趕快把楊威利送回前線,同時還不忘展現自己身居上位的權勢與態度」更是一絕...

不過那時的掛名負責人國防委員長就這樣下台了,台灣這邊哪個記者該擔起這責任呢?

(20本的版本裡,這部份在第5~6集,因為「要塞對要塞」是我很愛看的橋段,所以動畫跟小說都看了好幾遍...)
 
To After 20 years,

那篇文章歡迎使用。

我平常不希望別人轉載我的文章到別的地方去,但是連結是沒有問題的。關於中時那三篇則是全文照轉我都沒有意見,我完全放棄對於那三篇文章的權利。
 
暑假已經過完了.
 
我只引用了
"I don't read China Times"這篇

網址如下:
http://www.wretch.cc/blog/chienweistar

http://www.wretch.cc/guestbook/chienweistar

若是你覺得不妥請馬上告知。
 
To Aloha,

你是念 quarter 制的學校嗎?不要急,假會比較快到。XD
 
看到CClu將銀英傳拿來當例子真的是適合再不過了,真的認為台灣每個記者都應該看看那個橋段,看他們是不是會羞的無地自容(我看是不太可能,台灣大部份記者臉皮都和特留尼西特的臉皮差不多厚吧XD)
(話說每次看到「要塞對要塞」那個橋段也是令人熱血沸騰啊:p)
 
銀河英雄傳說的遊戲,是不是版大說的那本小說改編的?
 
我想該是重新把銀英傳搬出來回味的時候了...(我看銀英傳已經是快十年前的事了...)

最愛的還是羅嚴塔爾...大概跟我個性比較相似吧...
 
我不推薦銀河英雄傳說的遊戲,田中芳樹的幽默和辛辣的批評是那部小說的靈魂,在遊戲中是看不到的。

是的,那個遊戲是從小說改編的,已經改版不少次了吧。
 
現在遊戲出到第六代了
說實在的把這部小說中的每位名將及名士們的能力數值化有時候真的有失偏頗啊...(和光榮三國志相同)
遊戲始終難以把劇中的醍醐味給引出來:)
 
遊戲不只出到6代,己有出第7代不過那是線上遊戲,而且台灣也沒引進
銀英傳無論是小說或動畫,都是在楊威利死後就有點看不太下去了,不過最後還是整個看完.
 
這部小說我分了三次才看完

在這中間發生了兩個讓我無法接受的事情
 
兩個無法接受的事情?

紅頭髮的和黑頭髮的死掉嗎?

殺盡眾人的田中不是浪得虛名啊。
 
楊一開始就說出應該用要塞撞要塞時,我心裡真是一驚啊!想想看這本小說已經是十四年前的事了 :p
裡面提到的很多東西如制度、價值觀、甚至是比較細膩的戰術(心理戰)......等等,都很值得讓人慢慢看,思考一下。(尤其可以對照一下台灣 XD)
 
http://www.seaofstar.com/ for IE only :(
有關於銀英的討論區,裡面有不少值得一看的評論。與其說這是戰爭小說,不如說這是田中芳樹對於專制與民主的表述才是本書的精華所在。

好像離題太遠了...
 
semester 制的暑假大概到下個禮拜結束,我們 quarter 制的可以混到九月底 :P
 
To lUeKo,

我對銀英傳最欣賞的部份正是你說得這個面向。田中對民主政治、媒體和民族國家的認識比台灣的媒體和政治人物都好的多。
 
To Walayko,

有些學校的 fall term 是在 Labor Day 第二天(如我的母校),那就還有足足兩個星期多一點。Princeton 甚至要到 9/14 才開學。

如果 quarter 制的還要一陣子才開學,那麼暑假以經過完就應該不是學校的錯了。XD
 
我們學校是學期制的星期一正式開學, 所以暑假算是過完了. 另一方面, 暑假的結束也代表我的畢業, 所以自此開始就是沒有暑假的人生.

既然您老推薦這小說, 我就設法弄一套來看看, 希望購買難度不會太高.
 
想到你之前在奧運期間一篇對王建民的文章
(8/24/2004)提到有關他的G/F比突然可以
到2.57一事.這篇的解答如今我們也清楚了.
希望我們國內的體育記者也能早日有如此的程度去做賽後專訪或是專欄.
 
呵 點中國時報的連結對不起滑鼠,看到李姓記者這兩天的文章看來,打上裘必勝或是李亦坤根本是污辱到鍵盤和螢幕
 
可是田中芳樹的數學不好 XD

是在亞姆立札會戰之前吧, 帝國軍以誘敵深入的戰略拉長同盟軍的補給線.

在描述同盟軍佔領區補給難度時出現這麼一段
"以五千萬人的九十天份糧食來說, 光是穀物就高達五十億噸....."

也就是說, 這個星系的人一天吃掉一噸以上的穀物....XD
 
我真的沒注意到這一段。XD
 
"以五千萬人的九十天份糧食來說, 光是穀物就高達五十億噸....."

我查了一下,這是尖端中文版的翻譯嘛。但後面那句:"需要一千噸級的輸送船五百艘",就知道前後句有問題了....500騷1000噸級的運輸量應該是"五十萬噸",或許是校對時有遺漏吧(當然更可能是田中芳樹自己算錯)。

我剛好有日文版(非初版,1996年版)拿出來對照了一下,日文版寫的是:"以五千萬人的一百八十天份糧食來說, 光是穀物就高達一千萬噸....."

這樣的數字好像比較合理?(我猜有修改過,可惜我手邊沒有日文初版...)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Page visited since 1/28/04
Hit Counters
Ad: Bionicle
Listed on Blog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