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ent-link {margin-left:.6em;} <$BlogRSDUrl$>

Friday, December 14, 2007


It's an Early Christmas 


通常我們說早到的耶誕節是有什麼好事發生,感覺好像提早拿到禮物一樣。

這裡的意思不是這樣,我是談耶誕節的本質:blackmail。除了常上教堂的人以外,即使在美國,Jesus 誕生在耶誕節的份量通常沒有家庭聚會、聖誕老人和交換禮物來的重要,在台灣這樣多神、多宗教的國家更是缺乏宗教色彩。聖誕節的本質就是 blackmail:要做個好小孩,否則你就得不到禮物。

這次的 Mitchell Report 調查過程就是充滿了這樣的精神。在 New York Times 關於這個報告的 Q&A 裡面提到消息來源:

1. 訪談以前的球員以及調查傳聞中有球員涉入使用藥物的事件。
2. BALCO 的資料。
3. 前 Mets 的 clubhouse attendant Kirk Radomski、前 Yankees strength coach Brian McNamee 以及一些從 Albany County 檢察官那裡來的資料(這些人都已經在藥物相關的案件中被司法單位調查甚至起訴,所以不僅是單純的訪談)。

看到這裡,細心的人不難發現一些問題:兩年 $20M 能做到的就是這些?這個報告是 MLB 希望能夠用來解決問題的,不過到目前為止它製造的問題可能只是更多。我並不是指責 George Mitchell 不夠努力,問題出在 Bud Selig 從一開始就把他放在一個不可能成功的地方,讓這個本應成為本世紀最重要的調查,到最後成就可能只限於引發勞資爭議和混亂。雖然 Mitchell 並沒有司法調查權,不過我們已經聽到有一些被調查的人被威脅如果不合作的話可能會吃官司。不談別人,Jason Giambi 就被 commissioner's office 『暗示』如果他不合作的話可能會被處以禁賽等處分。這整個調查過程因此充滿了聖誕節的精神。

He's making a list and checking it twice.
Gonna find out who's naughty or nice.

差別在於 Santa Claus 會給小孩子禮物,George Mitchell 則是暫時放過那些被訪談的人一馬。而且傳說中 Santa Claus 把所有的小孩子都放在他的名單上,Mitchell 卻不。

這整個調查最大的問題不是在最後這四百多頁的報告,最起碼我相信它比 Jose Canseco 的書要更可信一些。問題在於它只是比 Juiced 這本獵巫式的書少了一些吸引人的情節、由人格比較可信的人書寫(這是因為 Canseco 人格破產,政客的人格通常最多只到社會大眾的平均值,大部分在那之下),以及提供較多的側面證據。MLB 需要的不是挑出一些人來指責,他們需要更好的機制來防止藥物濫用以保障球員健康,同時勞資雙方必須要能夠找到可以讓雙方利益一致的立足點,合作處理接下來的問題。

這次的 Mitchell Report 在可能會引發勞資爭議這部份並沒有盡心處理,也缺乏真正解決問題所需要的全面性調查,使得這份報告註定無法達到它原先設定的目標。當然,有些人指責 Bud Selig 只是要弄份報告出來『證明』MLB 的確把這個問題放在心上,同時採取行動來處理問題,可是並不在乎濫用藥物問題是否能夠真正得到解決。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 Mitchell Report 也算是達到了目標。如果 MLBPA 沒有對這個報告提出抗議,我會認為他們失職。這份報告用不充足的證據指控了許多球員,而且很明顯的只是在從有限的資料中找出一些問題,缺乏全面性的關照。在調查過程中有球員受到威脅,同時在發佈報告之前完全沒有跟 MLBPA 協商以確定球員的隱私權是否遭到違反。在 MLBPA 這邊他們必須要抗議,甚至採取法律行動,這是他們的義務。

Talking about Probability

最近為了 2005 年的所得稅跟 IRS (美國的國稅局)打交道,當年在學校當 TA 的收入有一部份因為學校的 Payroll Office 辦事不力搞到今天 IRS 還在跟我要錢。神奇的是我星期二和昨天打電話過去,居然是同一個人接的。我們打 IRS 的 1-800 號碼之後,美國任何一個城市的 IRS agent 都有可能接起來,而他們有好幾千個人同時在做這個工作。接到我打來的第二次電話的 agent 說這實在很難得,她從來沒遇過這種事情,我們甚至彼此都還記得對方的聲音。一除以幾千的平方是這樣的事情發生的機率,幾百萬或是上千萬分之一的機率,實實在在發生了。(更正:那個百萬分之一的機率是在跟那個 agent 聊天時計算給她聽的,我連續兩次打過去由她接到的機率只有那麼小。不過如果是要算被某一個 IRS agent 接到兩次的機率,的確只有幾千分之一。我在寫文章時直接把對話內容放進來,忘記要重新看不同的條件了。謝謝網友在 comment 裡的指正。)

我們在球季中曾經多次引用 BP 的 Playoff Odds Report,相較之下,那些百分之幾到百分之十幾的機率雖然看起來小,實際發生的可能性比百萬或千萬分之一大多了。

Comments:
C大你這篇文跟前一篇足足相隔ㄧ個月
我還以為您要引退了呢
幸好您終於寫了這篇
不過在這篇文我比較好奇的是
那些名列報告中球員
會不會受到懲處
 
我個人認為這份報告實在沒有意義..
也許類固醇跟生長激素在其他領域是禁藥
但是之前大聯盟官方並未把他列為禁藥(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所以現在要追究球員的責任,說真的我有點莫名其妙,現在要做的應該是訂定明確的遊戲規則,找到有效檢驗禁藥的方法。在任何競賽裡,明文規定是禁藥的,
大家還是樂此不疲的去挑戰,去嘗試。更何況
沒有規範,職業運動關係到的是個人的收入,
在任何的情下,只要能提升數據的,都會嘗試,更何況當時並無列為禁藥。這樣的報告
可能只會讓美國棒壇烏煙瘴氣。而且Bud Selig 要強硬懲處,搞不好會引起球員罷工,我覺得沒有任何理由來懲處球員,反倒是最應該處罰的是大聯盟官方,多年放縱球員,
視而不見態度,是最可議的。

#我也是苦等了一個月,沒看到版大的文章,
日子真的很難過。辛苦了版大。
我是第一次參與討論,請多指教。
 
關於CCLu 所言IRS事件
機率是(一除以幾千)
非(一除以幾千)之平方
 
To Lincy

You are right.

那個百萬分之一的機率是在跟那個 agent 聊天時計算給她聽的,我連續兩次打過去由她接到的機率只有那麼小。不過如果是要算被某一個 IRS agent 接到兩次的機率,的確只有幾千分之一。我在寫文章時直接把對話內容放進來,忘記要重新看不同的條件了。

謝謝更正。
 
2005年的稅, 還好啦~ 我今年中還被IRS追2000年我還住在美國時的稅哩!
 
祝你新年快樂。
 
這幾天的新聞的印象是Clemens=steroids user=lier,
McNamee = who? = the one supplied steroids to clemes
然後他們給人的印象是 friends before?=>dog fight=>someone lies
雖然公佈的電話錄音後Steven Goldman 說 McNamee lied, 而Clemens 是you lie down with dogs, you get up with fleas.
反而MLB Official的縱容責任與其它榜上有名的人都消失了。Mitchell Report過氣的聖誔精神帶來了今後的棒球的次級房貸,credibility losing,讓人覺得不有趣了,這件事似乎沒有善了的一天,今年的冬天,多了太多肥皂口水。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Page visited since 1/28/04
Hit Counters
Ad: Bionicle
Listed on Blog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