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ent-link {margin-left:.6em;} <$BlogRSDUrl$>

Tuesday, May 29, 2007


You Guess The Title...... 


請從下面的歌詞猜這篇文章的 title 應該是什麼:

We're an oyster cracker on the stew,
And the honey in the tea,
We're the sugar cubes, one lump or two,
In the black coffee,
The golden crust on an apple pie,
That shines in the sun at noon,
We're a wheel of cheese high in the sky,
But we're gonna be [beep].

In a boat that's built of sticks and hay,
We drifted from the shore,
With a captain who's too proud to say,
That he dropped the oar,
Now a tiny hole has sprung a leak,
In this cheap pontoon,
Now the hull has started growing weak,
And we're gonna be [beep].

中間的 [beep] 是因為歌名出現在歌詞中,所以消音處理。這就是現在的 Yankees 所面臨的處境。本來直接放這首歌會更好,我有唱片,做出 mp3 來不是問題,但是現在這方面的法規實在太麻煩,最好不要行險僥倖。

忽然覺得 Clemens 和 Phil Hughes 運氣不錯。後者不用跟著這隻球隊跑來跑去,承受這些負面的集體情緒。前者更好,這隻球隊如果拉不起來,沒有人會怪他。如果在他加入之後起來了,就算最後差一步進入季後賽功勞也都是他的。事實上這隻球隊的實力本來就不該這麼慘,遲早也該反彈的,他們需要一些事件。

Yankees 歷史上改變球隊情緒最有名的一個例子是 1964 的 Harmonica incident。在八月炎熱的 Chicago 天氣下,Yankees 剛剛四連敗輸給了 White Sox (8/17 1-2, 8/18 3-4, 8/19 2-4, 8/20 0-5 輸最慘這場是 Whitey Ford 主投,他那年全部只輸六場,可是這是連續第三場輸掉 decision)。球隊巴士陷在交通中動彈不得,替補內野手 Phil Linz 閒著無聊就拿出了自己的口琴來玩。他不是什麼吹口琴的好手,故事說他是看著樂譜吹 "Mary had a little lamb",所以他應該是初學者。

想像你自己是球隊的 manager,球隊在過去十五場輸了十場,剛剛被 White Sox 打敗四場 sweep 回家。本來離第一名 Baltimore 勝差 2.5 場,離第二名 Chicago 差 0.5 場。一個四連戰之後 Yankees 名次不變。White Sox 變成第一名,跟 Yankees 勝差 4.5 場,Baltimore 跟 Yankees 也還有 4 場勝差。接下來球隊要作客 Fenway Park,幸好那一年他們表現並不好,不過沒有人會喜歡去 Fenway Park 打球 (看球是另外一回事)。雖然擁有空調的巴士在 1930 年代就已經出現,不過並沒有普及。1964 年恐怕他們坐的巴士最多只有電扇。在這樣的環境和心情下,你的替補球員在巴士後面吹起口琴來,而且他還是個初學者。

我不知道你會怎麼辦,我的反應會跟 Berra 一樣,大吼一聲叫 Linz 閉嘴不要再吹了。

Linz 正吹出興趣來,沒有注意 Berra 說了什麼。我們在這裡要感謝 "A Great Teammate" Mickey Mantle 幫忙把 Berra 的訊息傳達給 Linz,他告訴 Linz 說 Berra 要他『吹大聲一點』,然後 Linz 照辦了。

結果 Berra 一肚子火從巴士前端衝到後面來,把 Linz 手上的口琴打掉,彈到了 Pepitone 的膝蓋上。有的版本的故事說 Pepitone 因此受傷,這是不正確的。他在 Boston series 裡面四場都出賽,只是打擊表現不佳而已 (1-for-11)。他只是一跛一跛的走路,裝出受傷的樣子,然後所有的球員都哄堂大笑。Linz 因此被 Berra 罰款 $200,不過他幾乎立刻得到了口琴商贊助 $5,000 (另外一說 $20,000,比較可能的版本是較低的金額),所以整個事件變成了一個大笑話,沒有人因此遭受任何損失。

Yankees 在這個事件之後打出來了 30-13 的成績,而 White Sox 和 O's 則分別是 23-17 和 23-18,Yankees 就以一場勝差打敗 White Sox 進入 World Series,最後在 WS 第七場輸給了 Cardinals。

這個故事唯一美中不足的一點是 Yankees 並沒有在這個事件之後立刻扭轉乾坤,而是先輸給了 Red Sox 兩場完成六連敗之後才開始接下來 30-11 的表現。倒不是說輸給 Red Sox 是美中不足之處,我的意思是這個事件並沒有造成立即的影響,使得這個本來就不易檢驗因果關係的事情連作個巧合都差了兩天不夠完美。

如果今年 Yankees 還是這樣讓人提不起勁來,這個夏天我們來談歷史。

Comments:
這個故事我是在Ball Four看到的,不過沒想到竟然有這種反敗為勝的背景在。
 
Is this Norah Jones' "sinking soon"? 對了,想請教你一個問題。

Bobby Abreu的生涯裡(96年不算因為樣本數太少),BABIP在97年為.321,其他都為.330+。可是今年卻只有.287。我知道BABIP會regress to mean, 可是我以為左打(離一壘近兩三步)跟有速度的人的BABIP會比較高。那為什麼在Abreu速度沒有下降(本季盜壘八次)的情況下BABIP會掉那麼多(從生涯.355掉到.287)?
 
Title: Sinking Soon
Singer: Norah Jones(諾拉瓊絲)
Album: Not Too Late(諾言)
Link: http://www.kkbox.com.tw/funky/web_info/8DJZrXbIOEiXP-V00KKn008l.html


We're an oyster cracker on the stew,
And the honey in the tea,
We're the sugar cubes, one lump or two,
In the black coffee,
The golden crust on an apple pie,
That shines in the sun at noon,
We're a wheel of cheese high in the sky,
But we're gonna be sinkin' soon.

In a boat that's built of sticks and hay,
We drifted from the shore,
With a captain who's too proud to say,
That he dropped the oar,
Now a tiny hole has sprung a leak,
In this cheap pontoon,
Now the hull has started growing weak,
And we're gonna be sinkin' soon.

We're gonna be
Sinkin' soon,
We're gonna be
Sinkin' soon,
Everybody hold your breath 'cause,
We're gonna be sinkin' soon

We're gonna be
Sinkin' soon,
We're gonna be
Sinkin' soon,
Everybody hold your breath
And Down and down we go.

Like the oyster cracker on the stew,
The honey in the tea
The sugar cubes, one lump or two?
No thank you none for me.
We're the golden crust on an apple pie,
That shines in the sun at noon,
Like the wheel of cheese high in the sky
Well ... we're gonna be sinkin' soon.


Sinking Soon ....
很有同感
 
To 小弟姓黑名貓,

是的,Norah Jones 的新專輯裡面的歌。

我也希望對於 Abreu 為什麼退化成這樣子能給你一個答案,不過 Yankees 大概所有工作內容能跟球員表現扯上關係的隊職員現在也在問同樣的問題。

Bernie 給了我們一個迅速退化的例子,不過跟 Abreu 比起來,他還算是退化的很優雅的了。他的 BABIP 低我想跟 contact 能力退化有關。今年他連安打有些都是出棒過晚『碰』到左外野去。甚至打到右半邊的也不見得是用拉的,看起來比較像早揮棒了一點。

看看 MLB.com 上面他的 Hit Chart,以主場成績來看,A-Rod, Jeter, Posada 這幾個數據比較好的跟 Abreu 最大的差別是這些人有較高比例的一壘安打打往中間,長打由於大部分會需要拉球,左打者打往右外野,右打者拉到左外野是常例(當然仍會有長打往相反方向,不過比例通常較低)。Abreu 的一壘安打往左右兩邊的情況比其他這幾個表現好的嚴重,而長打(三隻 2B)則是一往中間,兩隻往相反方向。Abreu 的 contact 看起來有大問題,不只是 power 沒有而已。

由於這種情況不太常見,而早先 Giambi 眼睛不好時曾有過類似的低潮,所以我把猜測放在眼睛上面。其他地方的傷痛球員自己會知道,教練和防護員們也比較容易看出來(不過當然不是一定能看出來)。也許他有其他的問題,那就不是我們在萬哩以外可以憑空猜測出來的了。
 
To ycs,

的確,sinkin' soon.

Not Too Late 這張專輯名稱中文翻做『諾言』嗎?蠻有意思的,不知道他們查了什麼資料這樣翻譯,直譯不會是這樣的結果。

這張專輯感覺沒有前兩張那麼好,不過 sinkin' soon 這首歌我聽到時覺得非常有趣,從音樂到歌詞都有趣,跟 Norah Jones 的風格不是那麼像。沒想到這首歌正好作為 2007 Yankees 的標題,最起碼是前兩個月的標題。
 
的確!我在最近幾場比賽實況的觀察中發現
Abreu的揮棒速度似乎跟以往在費城人時慢了些.另外我感覺到或許是他心態的問題,Contact似乎沒比用凹的上一壘來的重要?
不過我還是認為他應該沒有傷的問題吧..
最近洋基大低潮,我想Torre對於Bullpen的用法似乎有點讓我不太能接受!
唯一可以理解的是在如此巨大的用量下,bullpen的確難以調度,但過度使用某一投手,還是不明智的吧?
 
我看不出揮棒速度來。timing 不對有可能是揮棒速度變慢,也有可能是 pitch recognition 變差以致反應時間不夠,我目前還是把猜測放在後者。

Torre 除了使用 Rivera 的方式算是不錯以外,過去十幾年他使用 bullpen 的模式都不算是特別好。這個月是打者沒有辦法幫他遮掩他的錯誤了,所以看起來特別明顯。
 
請教CCLU大大:
初入門若見笑請見諒,想請教一下您深入的見解分析,謝謝
1.今天贏球了,剛好您提到了需要點事件來提振士氣,希望A-ROD事件,不論是把妹八卦事件,或是say "ha"!事件,能夠帶動起來長期的衰運,這是否足夠成為您所謂的事件呢?
2.Matsuzaka的成績表現似乎不算太好,加上老將們的體力健康狀況,是否可能成為紅襪SP的缺口,Okajima是否可能有能力取代他?隨著Clemens的歸隊,先發輪值可望逐漸穩定,倘若紅襪再出現缺口,這是否會是洋基反轉的契機?
3.可惜的是Hughes要到7月才能上陣,剩下的位置,以這幾次Clippard的表現,雖然拿下勝投,但的確如您所言,似乎實力有待加強令人難以放心,倘若由他和來調配,更覺得會是個缺口,您覺得該由誰來分擔這個位呢?有必要Igawa上來嗎?
4.有可能或有必要交易來紅襪Lowell 嗎?或是 Dodgers 的KUO和幾個新人?
抱歉,菜鳥級沒水準的笨問題,希望別被罵我的發問降低這裡的討論水準,還請前輩們幫忙解惑,謝謝!
 
啊,漏了
我是說由Clippard和DeSalvo輪值第五號先發,好像仍不是很讓人放心
 
希望今日A-Rod神來一吼會成為扭轉乾坤的trigger :p
 
個人意見,現在Yankees沒有什麼適當的交易籌碼,也沒聽說什麼好的交易對象,甚至現在是不是好的交易時機都很難說...就算要交易,Kuo也絕對不會是Yankees需要的人,他們現在最需要的位置應該是先前CCLu大提過的外野手,或是替補捕手,而且要是立刻能提供幫助的人。
 
如果A-Rod的行為沒有運動精神的話, 那全世界最沒有運動精神的職業運動大概是NBA了
 
To Kevin's Private Ownership:
揮棒速度在電視上是看不出快慢的,就好比說兩個movement一樣的快速球在電視上也是看不出快慢的。人的肉眼的觀察力是有限的,特別是電視上的影像從3D轉到2D後又打了個折扣。

台灣轉播常常聽到球評說這球"應該"有94,95MPH。事實上這跟唬爛沒兩樣,連測速槍都有測不準的時候了你肉眼可以看到94,95?

contact的確沒比用凹的上一壘來的重要。打擊率受到運氣影響的成分很大,而選球能力大部分是靠球員自己很consistant的能力,而且受年齡或體能狀態的影響比較小。當然如果眼睛受傷的話還是會影響到。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To Ben:
CCLu只提到Yogi Berra的這件事影響了整隊的情緒,沒有說洋基是否需要創造出一點事件來提升球隊的士氣。A-Rod跟女人在夜店是他私人的事,跟這球隊無關,球隊不會因為私人的行為受到影響。而且A-Rod的那個play一點爭議性也沒有,一個球場有幾萬個觀眾在嘶吼少一個A-Rod在那發出聲音也沒差,不像網球在每個play觀眾都會安靜一樣。John McDonald發生這次的隱形失誤只能怪他嫩。

相反的A-Rod這個是smart play。 Rule 7.08 說:

Any runner is out when –
[…]
(b) He intentionally interferes with a thrown ball; or hinders a fielder
attempting to make a play on a batted ball;

問題是對野手吼算是hindering嗎?也許,但是實際上沒有跑者有類似情況被判出局了。既然沒有前例的話A-Rod為什麼不能占便宜,而且當時又是兩出局。

在球場上這種便宜不佔是很愚蠢的一件事。John Gibbons事後講的話讓我想起宋襄公等楚軍過完河布完陣後被打敗的故事。事實上比A-Rod這個play更嚴重的還很多。譬如說前天的這個事件:
http://mlb.mlb.com/news/article.jsp?ymd=20070529&content_id=1992660&vkey=news_mlb&fext=.jsp&c_id=mlb

Norris Hopper跟Ryan Freel為接一顆球發生衝撞,等到Freel昏過去後Hopper偷偷把球塞進Freel的手套假裝Freel接到這個球。Jose Reyes在18號六局上對洋基的時候也想做弊做出一個雙殺。A-Rod這次舉動跟他們比起來可說是小巫見大巫。
 
杜野

棒球是 daily sport,是 family event,是除了 ice hockey 之外白人最後的淨土。小孩子沒有滿 10 歲最好別帶去 NBA 與 NFL 現場,最能在現場看到一堆小朋友的莫過於棒球。

棒球比賽有棒球比賽的道德。領先一大截還去盜壘,完全沒有肢體衝突啊,投手怎麼還往打者身上砸,那 NBA 那些近身卡位怎麼辦。二壘跑者偷捕手暗號,接下來很可能兩邊 dugout 都空了,在 NFL 能讀出對方 quarterback 戰術暗號,甚至 blitz 把 QB 撂倒受傷的防守球員還得到很大的 credit。

你的小朋友會長大,哪一天你用你的道德標準去引導他,他的回應是 "我這樣都算不對,那隔壁 xxx 早就該去坐牢了",你認為你該改用隔壁的那套標準嗎?

最後,雖然說最能在現場看到一堆小朋友的莫過於棒球,不過諸如所謂基襪大戰或地鐵大戰,可以發現現場怎麼突然不見小朋友成群,就能夠了解天下父母心,就算是棒球也仍然有他們認為不該帶小孩子去看的場次。
 
To jj:

你所謂的"除了ice hockey之外白人最後的淨土"這是甚麼意思?指的是白人球員比黑人球員還多嗎?還是指說ice hockey跟棒球是白人會把小孩帶去看的運動?如果是後者的話我覺得NBA還好,ice hockey反而還比較不適合帶小孩去現場。

NBA經過活賽溜馬大亂鬥後已經不大有可能發生大規模群架,因為聯盟定了條規則,把打架時離開座位的人一律禁賽,搞到今年Amare Stoudemire與Boris Diaw沒辦法在對馬刺第五場上來,太陽就在第六場時被幹掉了。 由此可知David Stern對於禁止球場暴力這方面很有決心,連Stoudemire這種明星球員都敢禁。

而雖然說我ice hockey看的不多,但我知道NHL肢體衝突發生的頻率太高了。 常常在youtube上看到裁判剛鳴哨後兩個球員立刻把棍子丟下單挑,雖然說球員們都穿著防具沒有人受傷,但我想這個不是家長想讓小孩看到的畫面。
 
To 小弟姓黑名貓

為什麼絕大多數棒球選手(現在至少多了A-Rod這個例外)在十幾二十年的生涯中從不作這種事情?不然我們應該會天天、場場見到這種infield fly play跑者狂吼的場面。沒有跑者被判出局不代表「有作沒事」,只是我們很鮮少見到跑者這樣做。

jj兄的意見我比較認同,佔便宜也得看時機,大幅度領先盜壘、二壘跑者偷暗號從來也沒有違反棒球規則,為什麼絕大部分的人都不會作?因為付出的代價就是隊友打擊時倒楣、雙方在場中開party。另外,每當誤判判決出現後,我們也從未見到被誤判的向裁判自首(即便自首可能也無濟於事),因為這種便宜不是來自於攻守雙方的責任。

A-Rod到底說什麼?他說只是「Hah」,Howie Clark則認為是「mine」所以讓開,兩者嘴型差不多,判斷上有一定難度。

因此沒判出局有可能是:
裁判沒聽到
裁判沒遇到這種情況所以來不及反應
裁判誤將A-Rod的聲音聽成是現場音
裁判認為這不是hinders所以放過

而唯一目前證明的是A-Rod有發聲。Howie Clark或John McDonald嫩我些許同意,但我不認為A-Rod完全沒有運動道德上的瑕疵。
 
To jj,

小心一點,同樣文字出現在英文網站大概很快就有 racist 的評語出來了。

NYY-BOS 和 NYY-NYM 比賽小孩子少的原因應該有很多,不完全是為了觀眾火爆而已,票難買應該也是原因。

To others,

我對 A-Rod 那個 play 沒有正面或負面看法。他大概沒有犯規,所以規則不會處分。沒有 Yankees 的格調?這樣說是沒錯啦,不過輸成這樣,大概什麼格調都不重要了。人就是這樣的,唱高調要在順境的時候才可以,逆境跟人家講什麼優雅、風度之類的事情,只會被別人當作是瘋子。

天生一付優雅氣派不是 Yankees 傳統,是 Joe DiMaggio。Babe Ruth 不是這種人,Mickey Mantle 也不是這種人,Lou Gehrig 雖然不像後面這兩個個性那麼『囂張』,不過太平民了一點,也沒有 Joe D. 那種貴族氣派。A-Rod 就算成為史上最佳球員,他也註定不會是一個優雅的球員。就以這一點來講,Jeter 是幾十年來最有 Joe D. 之風的球員了。

由於 A-Rod 到底說了什麼好像還有點各說各話,很難做個評論。我的感覺有點像是那種守備方藏球把對方跑者給騙出局,看到的時候對雙方的反應分別是:『幹!這是什麼賤招!』『機車!這樣你也傻傻給人騙!』。
 
我認為這一招收效的原因在於
出其不意和對手太嫩,
如果常常這樣幹,絕對不會有效果,
當然不會常常有。
如果有人做了沒效,
也不會出現在新聞上。

如果這樣有道德問題,
那為什麼故意滑壘衝撞防止雙殺不算不道德,
故意衝撞捕手想把球撞掉不算不道德?
(這裏不包括高舉釘鞋)

在這個case上的引人注意之處,
只是少有人這樣做會成功,
是Yankee,連敗的Yankee,
做的人是A-rod而已。

如果是大家公認的underdog,
大概不會被看得這麼負面,
是Ozzie Guillen的球隊的話,
大家也不會覺得奇怪才對。
 
絕大多數棒球選手(現在至少多了A-Rod這個例外)在十幾二十年的生涯中從不作這種事情是一個很強烈的結論。你有證據證明這件事嗎?我在現場看球或打球時這種play倒是平常的很,其他MLB的三壘手沒抱怨過這種事不代表這件事不常發生,有些球場上發生的事情在電視上是看不到的。這個還算是在規則附近遊走,即使有些許運動道德上的瑕疵也還不到批評A-Rod的程度(他當年故意拍掉Bronson Arroyo的手套才值的批評,明明可以合法衝撞他卻選用犯規的方式。如果當初撞下去即使出局了Jeter還會在二壘,那一局還可以繼續,而且憑他的體型不把Arroyo撞到掉球起碼也會把他弄受傷。)。

相較起來,那些明明犯規卻裝作沒事的人更應該被拿來批評一番。之前提的Hopper跟Reyes以外,上個月所發生的作弊事件還有:

1.Casey Fossum在23號疑似打到Kenji Johjima的腳。Johjima跟Mike Hargrove抗議後裁判跟Fossum要球,Fossum故意把球丟過捕手讓地上的泥把球的痕跡淹蓋掉。結果Johjima繼續打擊。

2.洋基-水手在六號Josh Phelps的衝撞。雖然說這個不算做弊,但嚴格來說這是犯規的,Johjima基本上left the plate open,他整個人根本蹲在左打者box前方,Phelps甚至連本壘板都沒碰到還要在衝撞後回去摸。這個play危險的地方在於Johjima身體根本朝另一方向,沒有注意到Phelps。搞到Jarrod Washburn發飆投觸身球,Scott Proctor被趕出去,雙方板凳清空。

3.Ron Belliard在五號在小熊Mark DeRosa盜二壘時搞一個phantom tag,結果DeRosa出局。

所以說A-Rod是樹大招風,因為類似的play層出不窮,而且我敢說這以後還會發生。
 
To JJ

確實請小心,您提到了膚色,這有些嚴重。
 
個人是覺得盜亦有道,A-Rod的行為與態度並不違法,但我覺得特別是對HOFer而言,他這反應的負面效益可能不算嚴重,但在這一生中不易完全被忘掉.Phelps等例(Phelps 這一段我在NHK看重播好幾次)我覺得不太能跟"HA"事件類比,運動場基本上是男人的觀點,運動上較能接受光明的粗魯蠻橫,而鄙視奸佞的失德.慣例的小動作可能很快就忘了, 但這種"少棒式"的橋段很有趣, 怕會貽笑萬年.不知道該說A-Rod是聰明還是土直,老美是作秀的社會,他或許應該跟隊長學學.
對於racist的過分強調是老美掩耳盜鈴的障眼法(我在法國居住時覺得歐洲在這個議題上的處理方式跟美國有許多不同),我想JJ也不會笨到在美國講,但他舉此例小弟覺得並不算偏題.
 
To JJ
就算當天我帶著小朋友去現場看球,我想也很難聽到A-Rod叫喊的聲音。以致於我也應該不會碰到你說的難題了。但我想,我的小朋友應該會常看到本壘攻防戰,你覺得該說是攻方的死不甘願,還是死不認輸呢?
還有,為避免雙殺而故意划向壘手的腳,這又算是戰術還是道德?
二壘的跑者不偷暗號,就沒人在偷了嗎?那為什麼攻防暗號還得時常更換呢?
我沒什麼先知灼見,但現實是,在職業比賽中,贏球才是最終渴望.
NBA如此, NFL如此, CPBL如此, SBL如此, NPB如此, KBP如此, 一吼超過百分貝的莎拉波娃也如此,即便是非職業的五個圈圈,也如此。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至少目前還沒人想起來有人去年想偷拍掉一壘手手套裡球的那個人, 所以我沒什麼把握這此這件事"一生中不易完全被忘掉"(Clark除外)
而假設有一天, A-rod去了藍鳥, 我想藍鳥上下全體都會忘掉,
其次,不在美國不代表種族崎視的言語不會觸動他人的神精,不偏題的言論不代表沒有種族偏見
 
To shaw:
A-Rod貽笑萬年?或許應該跟隊長學學?

我腦中想起了幾個Jeter的phantom tag,這些MLB的影片庫裡面都有資料的,要不要我幫你找找?

A-Rod這個play老實說真的沒有甚麼好談的,如果這個叫你所謂的"鄙視奸佞的失德" ,那我上面提到了五個例子你都要對這些人的道德仔細批判嗎? 還是因為他們的pofile沒A-Rod高就放過他們?


不要因為A-Rod為穩HOFer就大肆對他批判。 一大堆洋基的HOFer都有搞過一些小動作。 Whitey Ford當年用戒指把球故意損傷,被抓包後還換捕手繼續做。 跑者對野手大吼算不算規則上的hindering還有爭議性,但ball tampering肯定是犯規的。 要對HOFer的運動精神批判的話可以寫好幾本書了。(而事實上真的有很多本書在這方面探討)

"運動上較能接受光明的粗魯蠻橫"也許是對的。但Phelps的衝撞真的光明嗎? 請看以下的圖:

http://www.cheatersguidetobaseball.com/wp-content/uploads/2007/05/aaand_the_hit.jpg

或許在你的標準上這算"光明"。 但顯然Jarrod Washburn不這麼想,下場是Washburn對他投觸身球,Scott Proctor跟Joe Torre被趕出去。 還好雙方板凳清空後沒人打架受傷無法打,假如說今天有人受傷的話相信Phelps的行為會顯得愚蠢。
 
我的淺見是A-Rod的"yell"一點都沒有道德上的問題,有的只是這種違反unwritten rules的運動精神層次.這種事一點都不嚴重,但因為"罕見"與"搞笑",所以可能會被虧好多好多好多年... (我才說他土直) I like the entertainment.
Phelps的衝撞則有點失德,因為他這個沒多大必要的動作極有可能造成城島受傷,當時或許是語言及國情問題, 城島面露慍色,但沒有大動作,而NHK的評論員則相當不滿.不過這種事並不罕見,也不搞笑.
一個差別是Blue Jays 不會砸A-Rod.
 
weee, just when it seems the Yankees finally start to wake up a little, they lose more guys to injuries!!! while i guess losing Doug Mintkiewitzc might be a blessing in disguise, and with the way Giambi is might as well DL him, but Clemens on the DL too? gggrrrrrrrrrrreat.

At this rate, we would have pre pubec kids on the field by the end of the season.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Page visited since 1/28/04
Hit Counters
Ad: Bionicle
Listed on Blog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