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ent-link {margin-left:.6em;} <$BlogRSDUrl$>

Friday, May 20, 2005


It's This Time of the Year 


從來到美國的第四年開始每年春天都會受過敏所苦。雖然吃藥很有幫助,但是仍然不太舒服。每年等到六月初 Yankees 跟 NL 球隊交戰時,我知道那也是過敏季節已經被拋在腦後,只能從後視鏡裡看到了的時候了。

今年的跨聯盟比賽比過去幾年早一點,大概是我第一次要邊看球賽邊吃過敏藥的經驗。不過我對 跨聯盟比賽失去興趣跟過敏無關,也不是從今年開始。當我們在 1997 年第一次看到 Yankees 跟 Mets 對戰的時候,那種感覺的確是很新鮮而刺激的。Subway Series 這個詞不是為 Yankees 和 Mets 設計的,它的來源早在 Mets 創隊之前,在那個 New York City 有三隻棒球隊的時代。我們看看古早年代的 WS 對戰組合:

1920's: 有八次的 WS 中至少有一隻球隊來自 NYC,1921、22、23 由 Yankees 和 Giants 爭 World Champion。
1930's: 有六年的 WS 中至少有一隻球隊來自 NYC,1936、37 由 Yankees 和 Giants 爭 World Champion。
1940's: 有五次的 WS 中至少有一隻球隊來自 NYC,1941、47、49 由 Yankees 和 Dodgers 爭 World Champion。
1950's: 從 1950 年到 57 年 Dodgers 和 Giants 在 NYC 的最後一個球季這八年 NYC 沒有在 WS 中缺席過。其中 Yankees 和 Giants 在 1951 年碰面,而 Yankees 和 Dodgers 在 52、53、55、56 交手。

在 Giants 及 Dodgers 西遷後,本來隔幾年就會發生一次的事情並沒有因為 Mets 的成立而變得理所當然。只是沒有多少人知道這一等,我們就等到 2000 才再有兩隻來自 NYC 的球隊在 WS 碰頭。

1997 年開始跨聯盟比賽之後每次 NYY vs. (at) NYM 都是熱門戲碼,不過這戲碼要不熱也難。Fan base 一下子從半個 NYC 變成整個 NYC,要是這樣都塞不滿球場,那這兩隊問題就大了。至於球賽的意義,我從去年的文章裡翻出 Torre 這段話:

"It's not a rivalry," Torre said. "It's a rivalry more to management than it is to me or the players, because you don't have to beat them out for anything in terms of the division. It's more a battle for recognition in the city - not in the standings, in the city. I still put it in the exhibition category. Not that you're not trying to win, but you’re still playing a team from the other league."

一開始的時候我也跟大部分的球迷一樣覺得興奮。但是在 2000 WS 之後,我才真正了解到那種興奮是沒有意義的。正如 Torre 所說,跨聯盟比賽時所謂的 "Subway Series" 充其量只比表演賽重要一些,但是對方並不是同分區甚至不是同聯盟的球隊,這比賽的意義有限。

昨天 New York Daily News 還是把 Subway Series 這個主題做的震天價響,看了只感覺無聊而已。我不喜歡這個對戰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就算是輸給了 Red Sox,平常我們也不會看到那麼多 Red Sox 球迷在路上走來走去。但是輸給了 Mets 則不然,那些人可是住在隔壁的。這個原因給了這個 Series 不應得的重要性和壓力,而我向來討厭任何事情被不合比例的誇張的。

雖然我不太喜歡的跨聯盟比賽今年提早開始,不過現在的天氣倒真是一年之中比較好的時候。昨天我必須去 Lexington & 86 的 Staples 拿一顆 300 GB 的外接式硬碟,看看時間還早就順便散步去 Met (Museum, not Baseball team) 晃一晃。在 NYC 做學生的福利之一就是拿學生證可以免費進某些博物館和美術館,Met 就是其中之一。就算離關門只剩下一、兩個小時,只要是空閒時間就值得進去。我以前喜歡到那兩間以 Monet 畫作為主的展覽室中間的椅子坐下,然後慢慢的看畫,那一兩間就可以讓我坐一兩個小時。這一兩年因為論文的壓力(應該說寫不出論文帶來的壓力),讓我放棄了 這個嗜好,畢竟從 Morningside Heights 到 Upper East Side 還是有點花時間的。如果有人看過 The Thomas Crown Affair (1999) 的話,那部電影結束的部份虎爛的很厲害,Met 並沒有那樣可以自動偵測煙霧然後關上鐵門的裝置,最起碼沒有裝在放 Monet 的畫的那兩間。

我一面聽著 mp3 (Heart 的 The Essential,我知道,這音樂和那些畫不搭,不過那是我新放進去我的 TH55 的專輯,裡面有的只有 Tony Bennett & K.D. Lang 比較搭一點,但是我聽太多次了),一面照慣例打起盹來。一覺睡醒看到眼前的人不由得我揉眼睛,我以為我看到了 Pierce Brosnan。 我還沒睡醒的腦袋的第一個反應是:他來勘查偷哪一幅畫嗎?我跟著他後面逛來逛去,看來他對印象派還真的挺有興趣的。起初一直不敢肯定他真的是 Brosnan 本人,看身高似乎沒錯,Brosnan 在 IMDb 上的記錄比我高一吋左右。難以置信的是似乎只有我一個人認出他來。跟了一會兒有一對夫妻認出他來,還要求跟他合照一張,聽到他的聲音之後我才確定應該是 他。我不收集照片和簽名,所以滿足了一下自己的好奇心也就夠了。我很驚訝下午在 The Met 的遊客很自制,除了前面提到的那對夫妻以外沒有人去打擾他,倒是博物館的工作人員有幾個跑去跟他打招呼。:p

離開博物館坐在台階上吹風,燃起手上的煙,看著這個待了七年的城市,這個學位花的時間實在太多了點。我浪費了好多時間在看棒球、整理數據和討論棒球上面, 實在應該多花點時間做學問及享受生活其他面向的。看著 Brosnan 從 E. 82nd St. 向東邊走掉了,也許在這個城市做個 celebrity 不是太困難的事情,大概也沒有人想找 007 的麻煩。XD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Page visited since 1/28/04
Hit Counters
Ad: Bionicle
Listed on Blog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