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ent-link {margin-left:.6em;} <$BlogRSDUrl$>

Sunday, February 20, 2005


Revisit 1994 and 2001 


NHL 的 04-05 球季已經宣佈正式取消了,雖然據說勞資雙方仍然在協商試圖挽救這個球季,不過以他們損失的球賽和雙方歧見之大,機會應該已經不存在了。

對 於棒球迷來講,除非正好也是 hockey 迷,否則大概是覺得不痛不癢,我在 Yankees 的 newsgroup 看到的感覺大致如此。不過對於 hockey 球迷的感受,我想大家多少也可以體會。1994 球季勞資談判破裂後球季被迫提前中止以致於 World Series 因此而取消,那時候棒球迷的感受跟現在的 hockey 球迷大概差不多。

三 年多以前 (2001 年球季) 勞資雙方在協商目前這個 CBA 的時候,我的看法是偏向 MLBPA 這邊。當時由於 MLBPA 提出了罷工日期要求資方在該日期之前完成 CBA 協商,使得他們成為眾矢之的。不過看雙方的訴求,是資方要求比前一個 CBA 更多的東西,而不是勞方有什麼特別的要求。談判不順利不能夠把責任歸到勞方這邊。

我並不是一向支持勞方的。以我的立場來講,我支持的是市場經濟,只有當市場經濟無法正常運作時,我們才有必要介入。從 1994 談的 salary cap 到 2001 的 luxury tax,資方的理由雖然是公平的競爭條件,但是他們實際要的是壓低球員薪水。就以 luxury tax 為例,它的功用是讓薪資高的球隊盡量控制自己的支出,但是卻沒有讓低 payroll 的球隊有增加支出的動機 (luxury tax 並不會分配給低 payroll 球隊)。在 competitive balance 這方面,這幾年已經有足夠的證據證明良好的 management 才是贏球的關鍵,資金雄厚很多時候只能幫助球隊掩蓋自己的錯誤,當錯誤多到一定程度,就算出的起那個錢也沒有那麼多 roster 名額可以用。

從這幾年的 Yankees 就可以看得出來,他們花出去的錢跟成績越來越不成比例,而且主力球員年紀越來越大,大聯盟板凳和 AAA 可以拉上來的替補深度卻越來越薄弱。MLB 在球員前六年大聯盟服務時的 reserve clause system 是造成這個結果很關鍵的原因。在球員還年輕便宜的時候,也正是他們技術逐漸成熟逐漸邁向巔峰的時刻。等到上了 FA market,有許多大學球員已經開始要走下坡了,但是他們的價碼卻才剛要達到巔峰。Yankees 過去幾年靠交易或是從 FA 市場上簽了不少大名字的球員,但是有哪個投手比得上 Tim Hudson 過去這幾年的表現? 有哪個打者比得上 Vladmir Guerrero? 就以自己的球員來講,Derek Jeter 和 Bernie Williams 的薪水比他們在擁有 FA 資格前高的多,但是他們卻沒有年輕時那樣的好表現。

不管是自己的球員或是別人的球員,只要是擁有 FA 資格的,要簽下他們就要 overpay,這是所謂的 winner's curse。MLB 現在的制度也許還不是最好的,如果他們能夠將 FA 年限往後拉兩年,那就更沒有 competitive balance 的問題了。當然,這是不可能成功的。不過比起同樣無法讓 MLBPA 接受的 salary cap,這可能是更有效的方法。

2001 年的談判雖然碰觸到了 salary cap,不過由於 1994 年工會反彈強勁的前車之鑑,MLB 最後選擇的是走靠著更積極的 revenue sharing 及 luxury tax 來試圖達到他們的目標。如果我們還希望在下一次 CBA 談判時不會有大麻煩,就只有希望老天保佑明年 NHL 摔的慘一點,給 MLB 的老闆們一個警惕。我自己是不在乎 NHL 到底打成怎樣,就算那三十隻球隊宣佈解散我也不會掉一滴眼淚,所以我倒希望他們不要給 MLB 的老闆們一個『好榜樣』,讓他們以為不管怎麼樣球迷會自動回來。事實上 MLB 的老闆們應該不會那麼天真,1994-95 的教訓還不算太遠,不少現在的老闆當時就已經在做老闆了。2001 年罷工沒有成真的重要原因之一是資方鷹派人數佔少數。根據 Murray Chass 那時的報導,該時鷹派有 Texas Rangers Tom Hicks、San Diego Padres John Moores、Kansas City Royals David Glass、Houston Astros Drayton McLane Jr.、Chicago White Sox Jerry Reinsdorf、Minnesota Twins Carl Pohlad、Atlanta Braves Stan Kasten (president of the club)),加上不在上述名單中但是可能偏向鷹派的也不過十隊左右。很多小市場球隊雖然希望能夠靠 revenue sharing 分到更多錢,同時靠著壓低球員薪水能夠用更低廉的價格維持同樣的實力,但是他們更無法承擔停賽的損失,所以心向鷹派,行動卻是向鴿派的。MLB 這幾年應該為了未來的罷工或 lockout 準備了不少資金,不過仍然有不少球隊財務情況跟當時類似,不能夠承受罷工的後果,這對預防罷工發生是有好處的。

今年冬天 Yankees 因為 luxury tax 而無法簽下 Carlos Beltran 可能也會對下一次 CBA 談判有正面的影響。如果 Yankees 完全不會受到現行制度的節制,到時候很可能會有一些球隊提出更強烈的 salary cap 主張。只要這個提案成為 CBA 協商的關鍵,那麼我們可以打包票一定會發生罷工。不管 Yankees 今年沒有簽下 Beltran 的原因是什麼,只要主流看法是他們終於撞到 luxury tax 堆起來的那道牆,對於下一次談判就是好事。

全世界其他的工會運動的訴求都是違反自由市場經濟的運作,要求一些市場自由運作下他們得不到的東西。但是在職業運動裡面情況恰恰相反,球員工會要求的是讓 市場自由運作。我的態度是:除非有明確的證據證明 salary cap 這些東西是有必要的,同時雙方能夠找到辦法使得球員的損失降到最低,否則不應該走這條路。當大家在指責球員貪婪的時候,為什麼不想想另外一頭的球團是否更 貪婪?這年頭可能大家習慣了大企業賺大錢,對於擁有特別技術的個人賺取難以想像的薪水反而抱持著較為負面的態度。不管這特別技術是什麼,打球也好、唱歌也 好、畫畫也好,擁有『特別技術』的人就是擁有合法合理的權力去賺取符合市場價格的薪資。今天這些老闆付出難以想像的數字的合約並不是有人拿槍指著他們的頭 要他們來付,是他們自己願意的。如果因為他們自己沒有能力依照自己的資源找出最適合自己生存的路,卻要求別人來犧牲,這並不是公平正義的。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Page visited since 1/28/04
Hit Counters
Ad: Bionicle
Listed on Blog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