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ent-link {margin-left:.6em;} <$BlogRSDUrl$>

Monday, December 06, 2004


Another Discussion on Steroids 


關於 Jason Giambi 和 Barry Bonds 的 steroids 新聞最近大概塞滿了所有棒球作家的 e-mail box,即使在我這個小小的 blog 引起的討論也不少。我想把一些我對這些新聞的看法再度陳述一下,尤其是我在閱讀及討論這些新聞時的態度。

首先我想談一下我面對這些新聞的態度。sabermetrics 這個研究棒球的角度為人所知的是其大量運用數據及統計技巧而不同於傳統的分析方式。尤其是在評估球員方面跟傳統的 scouting 有不少歧異,這一點也是 Moneyball 這本暢銷書最大的賣點。我不知道 Michael Lewis 對於這些東西到底懂多少。雖然 Moneyball 這本書已經成為 Billy Beane 的棒球生意經的代名詞,他的邏輯還是常常被人誤解。所謂的 Moneyball approach 指的是找尋市場上被人低估但是對於球賽有實質影響力的東西低價買進,然後將被市場高估的東西高價賣出。在 Moneyball 這本書出來時最重要的是 OBP,不過去年很明顯的防守的價值是除了 OBP 以外另外一個重點。要決定某個項目是否被低估或高估需要精確的計算與評估,這是 sabermetrics 的用處。

除此之外,在方法論上 sabermetrics 背後還有一些很重要的東西:第一個是挑戰傳統智慧,第二個是由資料說話,將主觀意見盡量減少。

這些基本觀念是除了運用統計數據以外最重要的部份。在這次的 steroids 案子中,我所採取的態度就是基於這兩點。

在挑戰傳統智慧部份,我們看到的是對於 steroids 增加棒球選手能力的質疑。不管是靠著增強的耐力或爆發力,抑或是受傷復原的速度,傳統智慧告訴我們 steroids 對於棒球選手的能力是有正面相關的。在前面兩篇的 comments 裡面有不少揣測,猜測 steroids 如何增加棒球選手的能力。不過就以目前的證據來看,我們並無法得到任何結論。棒球選手的 tools 並不能轉換成為實際表現早已不是新聞。我們知道揮棒速度快是好事,但是 Strawberry 並不是最偉大的打者,Soriano 也有一大堆揮棒落空。我們也知道力量變大可以把球打得更遠,但是多長出來的肌肉對於原來的揮棒完全沒有影響,只是增加力量而已嗎?人體並不是可以輕鬆控制的實驗對象,即使增加的 strength 可以增加揮棒速度(這一點我也持保留看法),整體表現就一定會變好嗎?或者說打到球可以打得比以前遠,但是用藥不會改變打擊其他的面向嗎?

我們現在尚沒有足夠證據說明用藥可以讓球員變得更好,所以我在這一部份一直採取保留的態度。如果我們對於整體效果不能有明確的認識,對於個別球員受到藥物的影響就應該避免過度的揣測。這是 sabermetrics 讓數字說話的原因,因為我們對於棒球的認識實在太有限,所以我們在可能的範圍內盡量讓客觀證據來幫助我們判斷。我們看到了 Jose Canseco、Ken Caminiti、Barry Bonds 的『成功』例子,但是有多少『不成功』的例子沒有浮上檯面?只看成功的例子做結論犯了 selection bias 的問題,我們必須把所有的案例拿進來討論才能夠拼湊出事實的真相。我前天寫了一封 e-mail 問 Will Carroll 一些相關問題,他說他在星期一的專欄會談到這一部份。看來他似乎是黃牛了,今天 BP 沒有他的專欄。小聯盟這幾年有比較嚴格的藥檢,據我聽到的是也的確有人被抓到,只是沒有得到媒體的注意。在小聯盟這一部份,用藥的影響目前也無法做出正面相關的結論。

我反對 steroids 對棒球選手表現有正面影響的論述不是因為我們有證據說沒有影響或甚至有負面影響,而是現在所有的證據無法證明有正面影響但是大家都認為有。現在我們能說的是:使用 steroids 是作弊行為,Jason Giambi、Barry Bonds 和 Gary Sheffield 這些人被抓到作弊。至於他們作弊對於表現有什麼影響,那是尚待研究的課題。

至於我對從外觀、表現來推斷選手是否使用 steroids 的反對態度,也是從這些觀念出發。Ted Williams 在 1939 和 1959 看起來體型也變了很多,不會有人說他是因為用藥。因此,拿 Barry Bonds 在 Pirates 和 Giants 的體型變化說他用藥是非常不負責任的事情,即便他真的有使用。Ted 那個年代棒球選手,尤其是投手,會把重量訓練當作是『禁忌』,他們都可以因為年齡而使體型有很大的變化,現在的當然也會如此。如果兩個月長了 20 磅的肌肉,那當然可能有問題,拿年輕跟中年的體型來對比算什麼?這是我對媒體最不滿的一點。最近我們看到很多的媒體努力的拿一些沒有用藥也可能發生的事情來作證據,這是我不能接受的。

台灣這半年多來在政治上的亂象有很大一部份就是因為媒體可以接受沒有證據的指控而加以報導出來。blog 不算大眾媒體,我不需要用聳動的內容吸引讀者,沒有廣告收入的壓力,所以在討論時我可以很自豪的說我的標準比一般的大眾媒體要高。雖然在修辭、編輯上我們這些寫 blog 的人在缺乏支援的情況下並不容易有良好表現,但是用較負責的態度來寫作是可以的。

由於 Giambi 在使用 steroids 之後表現比以前差,他的證詞是否真實也引起了不少質疑。這些牽涉到質疑他的 MVP 是怎麼贏來的,同時在 Bonds 這一部份也牽涉到他的單季及生涯全壘打記錄是否乾淨。我的態度是:對於我們這些被動接受資訊的人來講,對於 Giambi 在時間上的陳述以他的證詞為準。司法人員若有質疑,他們可以進行調查。如果 Giambi 對 grand jury 說謊是可以用偽證罪起述並且去吃牢飯的,我們不必擔心。BP 的 Joe Sheehan 在今天專欄中提出他的看法:

One of the issues I have with the reaction to the grand jury leaks is that people are picking and choosing what to label as "truthful." Look, you can't have it both ways: either it's Grand Jury Testimony, and you're taking it at face value, or you're not. You can't decide it's partially truthful because doing so helps you build a case.

Giambi said he did steroids in 2001. I'll go with that, and concede that I don't know what he might have done before that.

這個世界已經有夠多不負責任的媒體了,我們寫 blog 的人不必再參上一腳。

當我們發現了某種因果關係並試圖尋找解釋的時候,會做出許多揣測。雖然那些揣測可能沒有足夠的根據,但是我們只是找尋拼圖的一部份,而非試圖建構因果關係。在對於 steroids 對於球員的表現還沒有定論時,用這些揣測去建構因果關係不是我會採取的方法。

Comments:
Most ballplayers today are taking homeopathic hgh oral spray because it's safe, undetectable, and legal for over the counter sales. As time goes on it seems it might be considered as benign a performance enhancer as coffee, aspirin, red bull, chewing tobacco, and bubble gum.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Page visited since 1/28/04
Hit Counters
Ad: Bionicle
Listed on Blog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