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ent-link {margin-left:.6em;} <$BlogRSDUrl$>

Friday, August 20, 2004


No Title 


今天談好幾件事情,一時想不出一個標題來,跟台灣輸給義大利無關。

It's a rough morning/afternoon/night, but I wasn't shocked

比賽時間在雅典是上午,在台灣是下午,可是在我這裡是晚上。老實說,我只看到第二局就睡著了,不過起床後看了一下 boxscore,失望歸失望,但是並不會太驚訝。

從這隻球隊的選拔開始,就有一些讓人不是很放心的因素。台灣對於旅外選手的倚賴太深,換句話說,我們打了十幾年的職棒,水準仍然沒有大幅提升。陳金鋒的打擊實力在經過聯盟轉換後仍然低於大聯盟的平均水準(他的 MjEqA 低於 .260);曹錦輝是頂尖的 prospect (Rockies 的 top prospect 位置現在可能要給那個沒來打奧運的),但是他仍然在復健階段;而王建民在升上 AAA 之後雖然表現不錯,不過樣本點還小;黃俊中還沒有上 AA。在日本的張誌家我了解不夠深,因為我對 NPB 了解畢竟有限,他的水準不容易跟王建民、曹錦輝比較,假設他程度大概在王建民的水準。至於陳鏞基的未來如何現在可能還言之過早,現在他只是個 MjEqA 0.200 左右的選手,在這次奧運所有球隊裡面算是水準可以接受但是打擊實力不至於成為 impact player 程度的球員。除了陳鏞基以外,這幾個人就是我們的國家代表隊的基石。

然後呢?當一個經營了十幾年的職棒全力支援,選拔委員會還需要找業餘選手來填 24 人名單,不用想也知道這隻球隊落差很大。我們幾個旅外選手水準跟其他球隊比起來不差,不過當那幾個投手不在投手丘上,當陳金鋒不在打擊區時,這隻球隊能有什麼表現?

我想會看我的 blog 的朋友,應該沒有人在做世界五強的夢。從國際比賽開放職業球員之後,以前業餘時代的國與國之間的實力光譜其實已經有了不小的變化。在實力相去不是太遠的情況下,勝負有相當程度的運氣。

我不打算花時間批評徐生明,進不了 medal round 的話他會被罵成豬頭。而且我沒有足夠的資訊來批評他,所以不把重點放在他身上。我想談的是只是評價教練團的一些原則:

1. 這隻台灣的代表隊到底投手是怎麼分工的?到底 rotation 是哪些人?bullpen 該是哪些人?誰是 relief ace?或者用比較傳統的講法,誰是 closer?我不知道教練團有沒有全盤規劃。由於台灣媒體向來不可信任,而且記者棒球知識也不足,所以我對他們的報導存疑。在這種國際比賽中,每一個對手都只碰一次,勝負關係遠比職業球隊的 playoff series 要複雜,機動調度是無可厚非的。不過在一開始總該有個定位,最起碼要讓投手知道誰是先發,大概什麼時候出賽,bullpen 裡面誰要負責最緊張的情況。我沒有從媒體上了解相關的資訊,不知道是教練團考慮了但是沒有讓記者知道(或是記者不知道要問),還是根本走一步算一步。昨天是 closer 被打了一隻逆轉兩分全壘打輸掉球賽,這個不用怪球員。Twins 的 Joe Nathan 今年有個不可思議的球季,他的表現跟 Mo 不相上下,昨天還不是吃下一敗?他還不只是丟一隻全壘打,他在 Sheffield 那隻全壘打後還被打了三隻安打,外帶一個保送。昨天義大利隊能在前面八局咬住,就證明他們昨天有一定的水準發揮,不管他們實力到底比我們好還是壞。

所以唯一的問題是:陽建福是不是 bullpen 裡面最好的?如果他是,教練團在這裡沒有責任,我們實力不如人。如果他不是,考慮前一場是 blown out,還有還有一天休兵日,我們應該要有 relief ace 在這個時候可以上場。我知道有不少人認為黃俊中才應該是 relief ace,不過由於我不知道陽建福的水準到底如何,沒有比較基礎,所以就此打住。印象中沒有聽徐生明說過誰是 closer,不過從他的用法來看,他不認為那個任務是黃俊中的。

2. 盜壘、打帶跑和犧牲觸擊不會讓一個教練變成魔術師。MLB 近年來越來越不重視這些『戰術』了,看來國際比賽也慢慢有這種味道。如果黃忠義擺二棒的用法是戰術推進,那麼不如把彭政閔和陳金鋒棒次往前調。

If you play for a one-run game, you die for it.

好了,奧運的批評到此為止。接下來看對日本要派誰出來先發,看起來要用王、曹二本柱來搶這一勝了。如果是這樣調度,勝算不是沒有,但是日本的水準應該有 AAA 程度,而王建民才剛上 AAA,不要指望他一定能夠 dominate 日本的打擊。曹錦輝有高於 AAA 的水準,但是他不是打不到的。我們的打者有多少人有那種水準?即使王、曹兩個都出動,勝算並不會高過五成,而且接下來的比賽就不能用他們了。如果這一場用掉這兩個,對荷蘭要如何安排先發投手,才真的需要魔術師。

Clemens is not going back to Boston

大概是大家都在看奧運,這一則這兩天在 Boston 吵的沸沸洋洋的新聞被錯過了。Boston Dirt Dog 引述當地 UPN-38 Bob Lobel 的報導說 Astros 把 Clemens 放上 waivers,Red Sox claim 他,不過沒有辦法完成交易,所以 Clemens 會待在 Astros。不過稍早 New York Daily News 的 Mike Lupica 的報導跟這則相互矛盾。Lupica 說本月稍早 Astros 把 Clemens 放上 waivers,Red Sox claim 了他,不過 Astros 隨即把 Clemens 從 waivers 上抽回了。如果 Lupica 說的是真的,那麼 Lobel 的報導就是假的,因為這如果是進行式,那麼必然是第二次 waivers,這一次是不能夠反悔的。至於 Red Sox 是真的想要 Clemens 還是只是要 block Astros 和 Yankees 的交易,那就要問 Larry Lucchino 甚或 John Henry 了。這種程度的交易 Theo Epstein 應該無法自己作主,起碼要有上面的人的許可,他大概只能決定自己這一頭送出去什麼球員。即便 Lupica 的報導為假,看起來這個謠言應該也死掉了。我不認為 Astros 打算把 Clemens 交易給 Red Sox,除非 Red Sox 願意把 Andy Pettitte 剩下來的薪水也吃下來。

嗯,這好像是 Yankees 會做的事情。

Johan Santana for Cy Young Award

我知道他是個好投手,不過看到 Yankees 跟他碰頭,還是不禁讚嘆。今年 AL Cy Young Award 看來還是他跟 Mark Mulder 兩個人對決,Mo 和 Nathan 這些 closer 在後面等。Joe Sheehan 今天在他的 BP 專欄裡面討論了這一部份,我不打算多提。Santana 最吃虧的是勝投,這一方面他主要輸在 run support。Mulder 的 run support 有 6.91,Santana 只有 4.89。我們知道棒球作家喜歡勝投,如果 Mulder 拿到 20 勝而 Santana 沒有,以他們兩個人其他數據的差異,恐怕 Mulder 會拿到這個獎。Sheehan 沒有提到的是 Santana 所在的 AL Central 對他也不利,Mulder 會被認為競爭對手比較強,這點也會讓 Santana 吃虧。事實上,他們兩個人面對的對手是

Johan Santana: .261/.329/.417
Mark Mulder: .268/.334/.429

Mulder 面對的對手是稍強一點,不過他多出來那兩分 run support 絕對足夠彌補這點差距。

Something about the game last night

簡單提幾件有意思的事情,都是發生在 Stewart 那個三壘打。本來我以為如果 Sheffield 肩膀沒有受傷的話他應該可以接到,不過他說是因為他看了前面幾個界外球,覺得 Stewart 在那種球數應該沒有辦法把 Gordon 的 fastball 拉到中間方向,所以往邊線多走了四呎,結果就差那麼一點沒有接到球。1978 年在 Boston 那場 Bucky "bleeping" Dent 比賽也有類似的情形,不過 Lou Piniella 賭對了,還讓 Don Zimmer 事後覺得他是天才。棒球就是這種事情。

另外在 Stewart 上三壘後,A-Rod 做假動作讓 Stewart 以為球傳過頭了,差點就被騙的離壘。不過他們的三壘教練沒有上當,及時把 Stewart 叫停。游擊手是沒有這種把戲的。古早年代還有游擊手藏球來騙打出二壘打的打者,現在由於打者跑上二壘幾乎都立刻叫暫停,所以這一招已經完全沒用了。YES Newswork 上有一篇 Phil Pepe 的 "Old trick, new rules" 就是在講藏球的藝術,相當有意思的文章。A-Rod 真的已經變成三壘手了,相當不錯的三壘手。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Page visited since 1/28/04
Hit Counters
Ad: Bionicle
Listed on BlogShares